<sup id="uy0se"></sup>
<acronym id="uy0se"></acronym>
<acronym id="uy0se"></acronym>
<acronym id="uy0se"><small id="uy0se"></small></acronym>
<tr id="uy0se"></tr>
<rt id="uy0se"><small id="uy0se"></small></rt><acronym id="uy0se"></acronym><acronym id="uy0se"></acronym>
<acronym id="uy0se"><small id="uy0se"></small></acronym>
<rt id="uy0se"></rt>
<acronym id="uy0se"></acronym><sup id="uy0se"></sup>
<rt id="uy0se"><small id="uy0se"></small></rt><rt id="uy0se"><center id="uy0se"></center></rt>
<sup id="uy0se"></sup>
您好,歡迎訪問水文化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研究 > 課題研究 >

酈道元和他的《水經注》

    在中國古代地理學家中,有一人被稱為“中世紀最偉大的地理學家”,他就是酈道元。酈道元勤奮好學,歷覽奇書,一生足跡遍及半個北部中國,在此基礎上撰著《水經注》四十卷,是我國古代地理學名著,歷來研究《水經注》成為專門學問,稱為“酈學”。 
   
    水是自然界最活躍的因子,河流對國計民生關系甚巨。我國古代一向有重視水、撰著《水經》的傳統。在酈道元之前,至少有兩部《水經》流傳于世,其他文獻中有關河流水利的記載也不少,但誠如他所說,《大禹記》所記山川,“周而不備”;《地理志》所錄,“簡而不周”;《尚書·禹貢》和《周禮·職方》都太簡略;《水經》雖然粗綴津緒,但仍不夠周詳。更為重要的是,這些著作中,時代最近的《水經》,也成書于三國時代,距離酈道元生活的北魏,已有二、三百年之久,其間河流改道、民族遷移、城邑興廢、地名沿革,在在多有。北魏又是一個分裂的時代,同一條大河,往往分屬兩國,當時“尋圖訪賾者,極聆州域之說;而涉土游方者,寡能達其津照。”有感于此,酈道元“以多暇空傾歲月,輒述水經,布廣前文”(《水經注》原序),著成《水經注》一書。 
   
    《水經注》所表現出的地理觀念,首先在于地理視野的廣闊。酈道元生活在一個南北政權對立的分裂時代,但《水經注》記載的地理范圍并不為北魏疆域所限,對于當時南朝治下的自然山川、人文地理,酈道元都著力描述,一視同仁!端涀ⅰ芬粫,區域的劃分,完全以自然山川為界,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城一邑,無不傾注著作者的熱情和摯愛。不僅如此,《水經注》中還保留大量南朝年號,這些年號不僅出現在南朝治下的南方地區,就是當時屬于北魏的領地,所記史事,也有用南朝年號的。在對南北朝君主的稱呼上,除北魏外,十六國君王,都直呼其名,而對南朝諸帝,卻常稱廟號。和北魏時期另一位著名學者楊衒之在《洛陽伽藍記》中所表現的強調北魏正統觀念相比,酈道元無疑更具有民族認同感和大一統的思想。
   
    《水經注》還記載了大量的域外地理。在卷一《河水》篇中,酈道元詳細描述了古代印度東南部的恒河、印度河和孟加拉灣沿岸的水文地理和風土人情。在南方,記載的地理范圍達至今越南北部、柬埔寨和馬來半島。在北方,延及長城以外的沙漠地區;西南方則遠達藏緬“徼外”?梢哉f,《水經注》記錄了酈道元時代已知的地理范圍。誠然,由于其足跡所限和文獻記載的不周,其中不乏荒誕不經的內容,但其目光已經超越傳統的華夏地域而達至“天下”。從這意義講,《水經注》是一部關于當時已知世界的地理著作。
   
    其次,酈道元還具有地理變遷的觀念!端涀ⅰ酚涊d的河流有1252條,對于這些河流,酈道元無不窮其源流,追述其古今變化。其中最著名的當屬黃河的變遷。北魏以前,黃河曾經歷了兩次大規模的改道,一次是周定王五年(公元前602年),一次是王莽時期!端涀ⅰ穼@兩條黃河故道的走向都有詳細的描述,稱之為“大河故瀆”和“王莽河”。當時在華北平原,由于自然環境的變化和人為的影響,很多小河流已經干枯,酈道元經實地考察,指出其“今無水”,并感嘆“今古世懸,川域改狀”!端涀ⅰ芬院恿鳛榫V,詳細記載河流所經地區的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在自然地理方面,有地形地貌、伏流瀑布、動物植物、自然災害等;在人文地理方面,則有城邑聚落、行政區劃、陵墓建筑以及產業分布,等等。在記錄每一項地理內容時,并不局限于當時的情狀,還詳細記載其歷史演變情況。 
   
    復次,酈道元的地理描述中還蘊含著深切的人文關懷。人的情感和自然山水融合,乃是文化地理學題中應有之義。這些自然場景一旦注入人文情懷,就不再是無情物,而變成傷心地或歡娛場。不僅個人情感可以通過山水風物來表達,國家民族的集體記憶和歷史文化同樣也可以寄托在自然山川之中!端涀ⅰ穼τ诿織l水道所經,必詳細記載其城邑興廢、民族遷徙、風土人情、歷史故事乃至神話傳說,將國家民族的歷史文化融匯于自然山川之中。我們在展讀《水經注》的每一篇章時,不僅可以了解壯麗的河山,同時也能讀到興于斯、盛于斯的民族文化,自然與人文打成一片,自然景觀也成為人文景觀。這樣,一個國家和民族隨著時間而發展的歷史,就通過空間的形式得以展開,民族情感也通過文化景觀得以凝聚。
   
    最后,酈道元擅長地理描述,《水經注》雖然也對地理現象進行解釋,但更多的是客觀描述,稱之為描述地理學是恰當的。以前人們多注意《水經注》一書的文學色彩,在酈學研究史上還出現過專門的“詞章學派”,但酈道元對地理現象的描述,最突出之處還在于地理現象的客觀真實。酈道元對地理現象的科學描述是建立在文獻分析和實地考察相結合的基礎上。他常說:“雖千古茫昧,理世玄遠,遺文逸句,容或可尋,沿途隱顯,方土可驗。”(《水經注》卷5《河水》)“遺文逸句”,是指傳世文獻記載;“方土可驗”,是指實地考察。通過兩方面的綜合分析,酈道元一方面印證了古書的記載,從而對地理景觀有更深切的體會;另一方面,他還通過實地考察,更正了許多《經》文的錯誤和前人的訛傳。
   
    廣闊的地理視野,變化的地理觀念,豐富的地理資料,深切的人文關懷和建基在實地考察之上的科學描述,使酈道元成為著名的地理學者,F代日本地理學家米倉二郎稱之為“中世紀全世界最偉大的地理學家”,對此,酈道元是當之無愧的。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湖南长沙| 铁岭| 榆林| 开封| 达州| 临汾| 包头| 林芝| 永康| 攀枝花| 赣州| 阿拉善盟| 泉州| 宿迁| 金坛| 临沂| 红河| 馆陶| 吉林| 贺州| 渭南| 青海西宁| 诸城| 包头| 新泰| 日照| 黄山| 温岭| 通辽| 凉山| 山东青岛| 永康| 济源| 亳州| 淮南| 鄢陵| 安吉| 那曲| 德清| 南京| 枣庄| 临汾| 天水| 邹城| 德阳| 赤峰| 台北| 深圳| 泉州| 阜新| 海北| 泗阳| 哈密| 海南海口| 上饶| 宝应县| 临猗| 河源| 防城港| 大兴安岭| 定安| 临夏| 鞍山| 嘉峪关| 张家界| 东阳| 靖江| 玉树| 运城| 禹州| 大连| 新乡| 云南昆明| 临沧| 驻马店| 广安| 吉安| 燕郊| 阿克苏| 琼中| 张北| 西双版纳| 焦作| 珠海| 万宁| 和田| 海宁| 鹤壁| 邹城| 宝鸡| 新沂| 鸡西| 简阳| 庄河| 襄阳| 江门| 公主岭| 垦利| 中山| 乐清| 大庆| 永康| 石狮| 昌吉| 安阳| 本溪| 大庆| 宝应县| 秦皇岛| 玉环| 邳州| 德宏| 潮州| 营口| 兴安盟| 阿勒泰| 济宁| 盐城| 湘西| 辽阳| 阜新| 哈密| 乌兰察布| 万宁| 吉林长春| 安顺| 蚌埠| 迪庆| 库尔勒| 海南海口| 吴忠| 霍邱| 乌海| 包头| 禹州| 博罗| 汝州| 临海| 永康| 余姚| 临沧| 日土| 锦州| 丽江| 莱芜| 通辽| 玉树| 荣成| 济南| 赣州| 石狮| 永州| 邯郸| 海拉尔| 任丘| 佛山| 诸暨| 益阳| 揭阳| 建湖| 咸阳| 包头| 临沧| 襄阳| 海丰| 安岳| 扬州| 石嘴山| 湖南长沙| 六盘水| 曲靖| 和县| 衢州| 泰兴| 邹平| 克拉玛依| 新沂| 溧阳| 咸阳| 南通| 梧州| 恩施| 南京| 黔东南| 林芝| 天水| 新沂| 基隆| 果洛| 启东| 廊坊| 黄山| 海西| 湖北武汉| 扬中| 湛江| 阳江| 怀化| 吐鲁番| 温岭| 齐齐哈尔| 琼海| 任丘| 甘肃兰州| 单县| 图木舒克| 商丘| 偃师| 青海西宁| 黔南| 湖北武汉| 义乌| 伊春| 果洛| 宣城| 吉安| 石嘴山| 迪庆| 唐山| 滁州| 台湾台湾| 南京| 荆州| 朔州| 东海| 内蒙古呼和浩特| 惠州| 海东| 泸州| 鄂尔多斯| 宝鸡| 海宁| 湖州| 柳州| 柳州| 咸宁| 明港| 崇左| 阿拉尔| 临猗| 荆州| 阳泉| 营口| 马鞍山| 东营| 云南昆明| 灌云| 周口| 博尔塔拉| 锦州| 日土| 德阳| 清远| 乳山| 陇南| 鹤岗| 晋城| 红河| 绵阳| 松原| 莒县| 泰安| 毕节| 乌海| 绥化| 南平| 信阳| 沧州| 韶关| 湖州| 湘潭| 荣成| 鹤岗| 宿迁| 聊城| 鄂尔多斯| 景德镇| 赣州| 白山| 泰兴| 榆林| 鹰潭| 沧州| 平凉| 大兴安岭| 汉中| 凉山| 怀化| 亳州| 曹县| 云南昆明| 黄南| 江苏苏州| 诸暨| 庄河| 江西南昌| 白沙| 天水| 钦州| 朔州|